血紅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武神紀元 > 第兩百二十一章 血之月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htgyiv.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如此甚好……”楓陵君站起身來,折扇背負于身后,側身對著城主齊霄,并伸出左手,道,“那么,就請齊霄城主,交出,霜魂令!”

交出,霜魂令!

“嘩!”

既已贏得比試,本就咄咄逼人的流楓家族更是彰顯霸道。

就在剛才來的時候,楓陵君多少還有些表面的客套和虛假的禮貌,此刻直接是將這份謙和給去掉了。

原因無他!

只因他們贏了!

而且,冰雪王朝,蘇天王府,以及慕容家族都站在流楓家族這邊。

他們有足夠的底氣“霸道”。

他們有足夠的資格“逼人”。

……

無形的空氣流速仿若在迅速的加快,場上的氛圍已然充斥著濃烈的戰火味道。

然,盡管被流楓家族欺負到頭上,落霜城此刻卻也只能是將悶氣憋在心底。

這時,霜絮王“咯咯”的笑道,別人的陰陽怪氣,從她口中發出的笑聲卻有些好聽。

“兩邊的火氣都別這么大,我想落霜城諸位都是明事理的人,若是他們輸的心服口服,想來也不會掐著霜魂令不放!

說著,霜絮王一雙媚眼望向落霜城的隊伍。

“應該還有可以出戰的天才吧?”

還有?

對于眾人而言,霜絮王這個問題問的著實有些多余。

眾所周知,齊忘書是當今落霜城的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了。

連他都敗了,誰還能挺身而出?

而,就在這時,一道纖細高挑的身影緩緩的于場外走了出來。

全場的眾人一怔。

流楓恨雪,流楓囂,戲樓雨,慕容淵,蘇不凡等場內場外的諸多天才的眼前亦是微亮。

步姿輕盈,身材窈窕,盡管一襲黑衣,但仍舊掩蓋不住她那傾城絕世的美麗。

“落霜城,墨舞衣,還請賜教……”

墨舞衣!

看著對方步入廣場之上,四下頓時一片嘩然。

“是墨舞衣大小姐!”

“她能行嗎?”

“唉,還用想嗎?連少城主都敗了,她拿什么贏?”

……

盡管同為“玄域十秀”之一的舞,但墨舞衣卻一點不被落霜城的眾人看好。

甚至就連流楓家族的眾人都流露出了濃濃的不屑之色。

“我當是誰?原來是唯一靠顏值成為十秀之一的墨舞衣大小姐!眻鐾獾牧鳁鲊堂掳,一臉玩味的笑道。

“也不知玄域十秀究竟是誰評的,這種程度也能成為十秀,簡直可笑!币慌缘牧鳁魅嵋嗍墙o予嘲諷。

……

盡管場外的聲音刺耳,但墨舞衣卻是不為所動。

她步伐輕緩的朝前走去,蒼白的絕美面容帶著幾分病態的嬌美。

“舞衣,不可以!”商亦妃直接是從齊忘書的身邊奔向墨舞衣,并拉住她的衣袖,“你狀態太差了,絕對不可以逞能!

落霜城的幾位家主也是面色陰沉。

“哼,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逞強!

“也不知自己幾斤幾兩,還嫌這里不夠亂?”

“墨非一死,墨家連個教育后輩的大人都沒有了嗎?”

……

幾位家主本來就心煩意亂,說話的語氣自然也是重了一些,但他們的話,卻也是如同尖刀般刺痛了不遠處的墨四長老。

后者那蒼老的面容隱隱觸動了幾下,略顯渾濁的老眼盡顯無奈。

“商商姐,我沒關系的……”墨舞衣輕輕的推開商亦妃的玉手,她美眸望向對方,道,“別人不知道,難道你還不清楚我的能耐嗎?”

商亦妃微微搖頭,“我知道你的能耐,但就以你現在的狀態太虛弱了,根本控制不住那股力量,我不想再看到你有任何的差池!

“話說你們商量好了沒有?如果是想以這種方式時間,那就有些多余了!绷鳁骱扪┱Z氣淡然的說道。

“可以了!”墨舞衣不再多言,上前面向流楓恨雪。

流楓恨雪眉宇間盡顯玩味的笑意,“玄域十秀之舞,不愧是禍國殃民的絕色美人,與舞衣大小姐相比較,帶走霜魂令似乎并不是件有多重要的事情……”

墨舞衣美眸嘴角一挑,“多謝恨雪公子的欣賞,不過,霜魂令,你怕是帶不走!”

“噌!”話音落下的霎那,墨舞衣的玉手之中隨即多出了一支尖菱狀的細長匕首,同時,無形的氣浪鋪散八方,墨舞衣的秀發隨風舞動,在她那白皙如玉的左邊脖子后面連接肩膀的地方,一抹彎月狀裝的奇異靈紋圖案煥發出絢麗奪目的光芒。

“嗯?浩月靈紋……”流楓恨雪略感詫異。

場外的眾人眼前亦是一亮。

“是墨家家主的靈紋!”

“可雖然傳承了墨家家族的靈紋力量,但她也不可能是流楓恨雪的對手!

“唉!沒辦法,權當掙扎一下吧!”

……

而,就在這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墨舞衣脖子左后方的浩月靈紋豁然間變成了血一樣的紅色。

“嗡!”

一道道血色的赤紋順著那異變的靈紋中釋放出來,相互交織,上下環繞,瞬間形成一座神秘古老的圖案秘紋,彎月靈紋置身于圖案中央,散發著詭魅妖異的血芒。

神秘,邪異!

城臺的上空仿佛變的暗沉了幾分。

墨舞衣身上的那一抹靈紋圖案就像是于黑暗的深淵之中浮現出來的遠古秘箓。

“那是?”

場外眾人的雙目一掀,就連城主齊霄以及幾位家主都面露驚愕之色。

“血之月,那不是普通的‘浩月靈紋’,是墨家先祖的‘血月咒力’!鄙碳壹抑魃誊幊谅暤。

血之月?

感受到墨舞衣那不斷上升的氣勢,流楓家族,蘇天王府,慕容家族,明月樓等各大勢力的來人都是隱隱露出幾分驚詫之意。

但在座絕大多數的人都是一臉的困惑。

“舞衣她……”就連齊忘書,姜帆,盛起等眾人也是面面相覷。

很顯然,盡管同在落霜城長大,可他們卻從未見過墨舞衣身上的這一道“血月”靈紋。

她的氣勢不斷的增長強化。

瞬間就沖破了原有的最高界限。

霎那間,墨舞衣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赫然不弱于落霜城的第一天才齊忘書,甚至有些超越的趨勢。

“有趣!”流楓恨雪俊眉一掀,手中的袖劍流動著絲絲霜芒。

戲樓雨,蘇不凡,慕容淵,流楓囂等場外的諸位天才亦是感到意外。

然,正如剛才商亦妃所說,現在的墨舞衣狀態太差了,氣血也極度虛弱,尚且不等靈紋之力流貫全身,她那本就蒼白的面容更顯虛弱。

“舞衣,快停下……”商亦妃大驚,她連忙喊道,“你再這樣下去,會被反噬的!

反噬?

流楓家族楓陵君眼神一凝,他微微側目看向齊霄等人,但見幾人的神情異樣,似乎他們并不知曉墨舞衣身上的秘密。

然,對于商亦妃的勸止,墨舞衣并未有收手的意思,她手持匕首,冷視流楓恨雪,“開始……”

“嘩!”驀地,也就在這時,急驟的凜冽流風過境,一道在場外充當看客的年輕身影赫然間擋在了墨舞衣的身前。

“這一戰,還是讓我來吧!”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内蒙古11选5前3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