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htgyiv.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新的風暴已經出現,怎么能夠停滯不前”

手機鈴聲令宏遠緩緩睜開雙眼,隨手拿過手機。

“喂,宏遠,你該更新了吧?”電話那頭傳來一道黃鶯出谷般的女聲,聲音中明顯壓抑著怒意。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off,pleasetryitagainter!睅缀鯖]有絲毫遲疑,宏遠單手熟練的捏住嗓子,用模仿女人的尖細聲音道。

“”電話那頭頓時傳來一陣沉默。

“宏遠,我會查到你家的住址的,你就等著收刀片吧!彪娫捓锏呐铀剖窃僖矇阂植蛔嵟,“惡狠狠”道。

“呵!焙赀h平靜地掛斷電話,重新擺好葛優癱的姿勢。

區區刀片就想逼我就范?

凡人的智慧。

神色恢復慵懶,宏遠愜意地伸了個懶腰,后午的陽光映在他的臉上,令那張英俊的臉平添了幾分憂郁。

“真是個寧靜的下午呢!睂㈩^斜靠在公園長椅的椅背上,宏遠的身子又朝下癱了幾分,絲毫沒有要回去碼字的意思。

宏遠,是一名網絡作家,他的以詭奇瑰麗的設定著稱,深受許多鐵粉的喜愛。

嚴謹的邏輯,深不見底的腦洞,風趣幽默的行文,這令宏遠幾乎具備了一切當紅網絡作家的素質,除了

更新!

相比與其它方面的才能,宏遠的更新簡直是令人發指,少更斷更有如家常便飯,“入宮”更是輕車熟路,已經不知道當過多少次“太監”了。

為此,甚至有人將宏遠與某z某火,并稱為網文界三大太監總管。更有黑粉攻陷了宏遠的百渡貼吧,正瘋狂對宏遠進行著“人肉”。

可以想象,宏遠的粉絲對他究竟抱有多么強烈的怨念。

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作者就癱在g市中央公園的長椅上,享受著后午的陽光與微風,黑粉軍團怕是一個小時內就會到達戰場。

“那個和您請教一下,這個地址該怎么走?”就在宏遠有些昏昏欲睡時,不遠處的公園小路上,一道怯懦卻十分清澈的女聲,卻是突兀地打破了寧靜。

“嗯?”宏遠聞聲,睡意頓時消散了幾分。

恍惚間,他感覺剛剛那聲音中,似是帶了幾分“出塵”的意味,竟顯得與俗世格格不入。

循著聲源望去,宏遠渾濁的目光中頓時有了一絲清明。

他看到一個留著雙馬尾,穿著藏灰色道袍的姑娘,正雙手捧著一張地圖,小心翼翼地攔著一對小情侶問路。

這姑娘的身軀瘦小纖細,看起來十分年輕,說話間有些怯懦。

宏遠注意到在這姑娘的背后,背著一具十分寬厚的劍匣。

那劍匣比她的身子還要寬出一尺有余,好似一面柜子,一看就頗有分量,也不知道她這小身板是怎么背起來的。

道袍,劍匣,雙馬尾,這些明顯與現代社會相悖逆的元素混搭在一起,令女孩兒渾身充斥著一股三流cospy的既視感。

被她攔住的那對情侶,明顯是被她這身裝扮嚇住了,男的剛要答話,就被身旁濃妝艷抹的女伴一臉嫌棄地拉走了。

“拜托,等一下!毖垡娔菍η閭H走遠,女孩兒一臉的不知所措。剛好這時,女孩兒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宏遠身上。

此時,宏遠正高翹著二郎腿,斜倚著椅子,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b

r/

按照女孩兒淺薄的社會經驗,這樣的人一看就不太好相與?梢幌氲阶约簛淼竭@個世界的艱巨任務,她最終還是壯著膽子湊了過去。

“您好,請問這個地址該怎么走?”女孩兒對宏遠綻放出一個空前燦爛的傻笑,雖然有些蠢萌,但笑容本身卻干凈而純粹,這樣的笑容已經很少能在與之同齡的女孩子臉上看到了。

“這姑娘還挺有趣的!焙赀h很隨性地笑了笑。

兩人此刻距離很近,宏遠發現女孩兒的五官其實很精致,若不是打扮得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絕對是個能讓人怦然心動的姑娘。

隨手接過對方遞來的地圖,誰知地圖剛一入手,宏遠就皺起了眉。

這地圖明明是現代都市的俯面圖,卻并非是印刷的,而是用筆墨在古舊的紙張上一筆筆繪成的。

不僅如此,地圖的材質也十分古怪,入手的觸感似金似玉,宏遠雖然小有見識,一時間卻也說不出是什么材料。

更巧的是,經過仔細辨認,宏遠發現女孩兒要尋找的目的地,竟然就是他居住的小區。

“怎么會這么巧?”宏遠又抬頭打量了女孩一番,不禁感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好在宏遠過往的經歷著實也十分“豐富”,對這種程度的怪事也算是見怪不怪。

他用最簡短易懂的語言指點了女孩兒一番,就重新癱回了椅子上。

女孩兒千恩萬謝,又留下一個甜甜的傻笑,行色匆匆地走了。

望著女孩兒的背影,宏遠突然感覺這女孩似乎有些熟悉,但具體起來,卻又說不出熟悉在哪。

這種感覺相信很多人都有,會突然覺得某個場景或某個背影自己曾經見過。

宏遠也沒有多想,他挪動身子選了個最咸魚的姿勢,重新癱了下去,放空自己。

很快,他就在這藍天綠草間睡了過去。

宏遠做了個夢,夢見有人在呼喚自己,醒來時卻發現已經是傍晚時分。

“居然一覺睡了這么久,我還真是咸魚呢!焙赀h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隨即打車返回自己的公寓。

宏遠的公寓距離中央公園只有十分鐘車程,出租車很快便駛進了小區,停在了單元門門口。

“是小遠回來啦?”樓下王大媽一看到宏遠,立馬熱情地上來打招呼,隨即滿臉堆笑,神神秘秘將宏遠拉到一旁,“對了,小遠啊,我上次跟你說的,跟我家翠花相親的事兒,你考慮得怎么樣了”

“額,王大媽,這事兒還得從長計議,下次下次的!焙赀h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即訕笑著打了個哈哈,加快腳步,落荒而逃。

王大媽身高一米六,體重一百六,身份卻是夕陽紅中老年業余藝術團的團長兼廣場舞領舞,這樣的體重和頭銜,給宏遠的壓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至于王大媽的女兒是怎么看上自己的,宏遠也不清楚。

只能說帥也有帥的煩惱!

落荒而逃似地上了二樓,家門口的情景卻是令宏遠一愣。

“這什么情況”

宏遠拿著防盜門鑰匙的手懸在半空,愣愣看著那斜立在自家門旁的寬大劍匣,以及那蹲坐在自家門邊的古裝少女。

這姑娘不會真是奔自己來的吧!

——

我的主角要殺我這本新書,作者君在發書前準備了五萬字的細綱,保證劇情后勁兒十足,請大家放心投資!

内蒙古11选5前3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