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贅婿覺醒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服務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htgyiv.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隨著井甜的話音落下,身后便是魚貫著走來了三個女人,人手端著一個小小的洗腳盆,然后依次放在了李釗,拉曼,隆曼三個人的面前。

“這!”李釗有些疑遲的看了一眼井甜,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李總,我幫你好好按摩一下,你來感受感受我們會所的按摩水平!”說話間,井甜也是緩緩的蹲了下來,輕輕地抓住了李釗的腳。

“這按摩啊,需要先泡腳,腳泡的舒服了,人就會放松,這樣就更能夠體驗一下我們服務的水平了!”井甜緩緩的開口道,同時輕輕地抓住了李釗的鞋子,輕輕脫了下來!

李釗本想拒絕,可是看到拉曼和隆曼兩人已經躺了下來,正在享受,當下也是不由得一怔,隨后便是倒在了躺椅上。

“李總,我們這里的服務放眼整個寧城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井甜笑瞇瞇的開口道,一雙眸子勾人奪魄,秋波流轉。

說話間,井甜的那一雙手,也是輕輕地抓住了李釗的腳放在了水中,水溫恰到好處,讓李釗一向有些緊繃的心神,也是平靜了幾分。

而后,緊接著井甜的手便釋放在了李釗的小腿上面,同時若有若無的往上面移去。

看著井甜如此認真的模樣,李釗也是干脆不再說話,微瞇著眼睛享受著。

事實證明,井甜的手法確實是不錯,那一雙輕柔的軟胰在李釗的小腿上上下摸索著,就好像一只野貓在不斷的抓撓著你的心一樣。

活了這么長時間的李釗,自然也是清楚井甜到底想干什么,不過,有些事情看破不說破,畢竟若是一點希望都不給下面的人,著實是不太好。

腳很快就是泡完了,井甜輕輕地托住了李釗的腳,用干凈的布擦拭了水分,然后便讓下面的人把水盆給端走了。

李釗微微瞇著眼睛剛準備抬頭,便是聽到井甜輕笑了一聲,“李總,還未開始呢,這么著急干什么?”

李釗訕笑了一聲,頗有些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話音落下,井甜便是坐在了旁邊的一個小凳子上,然后將李釗的雙腳放在了自己的懷中。

“剛才只是泡腳,現在才是按摩!”井甜嬌笑了一聲,勾人的眸子在李釗的身上掃了幾下。

“李總,怎么樣,舒不舒服?”井甜輕輕沖著李釗眨了眨眼睛,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好像是泛著光澤一樣。

事實上,井甜的手法確實十分的舒服,不過這種場合之下,再加上這種語氣,著實是讓李釗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舒服!”李釗嘆了口氣,卻是突然笑了笑,“不過,還不夠專業,來,你坐上來!”李釗從椅子上面坐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位置,隨后直接就是抱住了井甜,將她整個人攔腰抱放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面。

“啊,你干什么?”井甜驚呼了一聲,有些慌亂的看向了李釗,雖然自己確實是想勾引李

/p

釗,但是大庭廣眾之下,李釗如此大膽奔放的動作,卻是讓井甜有些受不了了起來。

不過,轉念一想到李釗動作所代表的含義,當下心中又是忍不住一喜,自己不就是想通過引誘李釗,然后能夠得到會所的主管權嘛。

雖然現在眼前的人有點多,不過也顧不得許多了,想到這里,井甜急忙坐了起來,想要輕輕地摟住李昭的脖子,配合他一下。

誰要李釗卻是輕笑了一聲,直接抓住了井甜的腳腕,然后緩緩的開口道,“你雖然按摩的有點意思,但是我有更好的按摩手法,可以教給你!”

“什么?”井甜一愣,有些錯愕的看著李釗,一時之間竟然是沒有反應過來李釗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足底為人之根本,是人與大地所接觸的最主要的一個部位,所以我們在按摩的時候,不僅僅需要根據人腳底的穴位來按摩,還需要觀察一個人的腳型和走路的方式!崩钺撘贿呴_口,一邊脫掉了井甜腳上的高跟鞋,細嫩白膩的腳丫顯得異常的柔軟,頗讓人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你這!”井甜一臉錯愕的看向了李釗,眼中的表情甚為的精彩。

這男人竟然真的給我講解如何按摩?他瘋了不成?井甜一臉懵逼的坐在原處,看李釗耐心的給自己講解,一時之間竟然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要知道,以前那些臭男人來店里按摩的時候,哪個不是想著占自己的便宜?如今自己給李釗如此光明正大占自己便宜的理由,他竟然教自己如何按摩?

一時之間,井甜看向李釗的眸子也是有了一些莫名的變化。

“足型呢,有扁平足弓形足等等不同的種類,這一類的情況你們應該知曉,但是每一種足型的人的走路方式,落腳點,著力點,其實是不同的,我們既然要按摩,那就要針對這種不同的情況做出不同的按摩動作出來!崩钺摼従彽亻_口道,臉上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我知道!本瘘c了點頭,表情有些愕然。

“知道就好,下面我教你幾套方法,你學會了再教給下面的人!”李釗輕聲開口道,臉上那和煦的笑容讓井甜連一開始的目的都是忘了。

整整半個小時的時間,李釗一直細細的指導著井甜如何按摩的方法,而井甜竟然也是認真的學了下去,并且越學越覺得驚訝,李釗不愧是神醫,即便是在按摩上面也有著深厚的造詣。

“學會了嗎?”李釗用清水凈手,一邊擦手一邊問道。

“會,會了!”井甜緩緩的點了點頭,表情卻是甚為的尷尬。

“會了就好,沒有必要用這種亂七八糟的方法來達到某些目的,你們好好干,我自然能夠看得到!笨吹骄饝讼聛,李釗也是似笑非笑的開口道。

那表情看的旁邊的井甜已然是滿臉通紅,捂著臉鞠了一躬便是匆匆的離開了?锤嗑市≌f

内蒙古11选5前3组